繁花已开

叶枫林
繁花已开,一切落寞,自己撇下哀愁。
有音符聚集,闭目想起的美人在山中。
无需撑伞,洗过的风声返回一个叫四月的磁场。
吸引,排斥。
降落,上升。
繁花兀自横陈,野地按不住,温柔已四裂。
 
雨生烟,烟生婉约。
一切可以怀念的怀念,攒下雨滴时的语乱,交给一根陡然变白的发丝。
丝丝缕缕,披肩的雨推测一只檀香的归期。
就像刺藤的纠缠有时帮助一棵树完成夏天的诉说。
 
繁花已开,只是我很少在花丛中。
在一截流水的号音中,我读落后的植物繁衍一直向上的印迹。
丛台的呓语处,光影反射,划过流年的帆布和桅杆。
是不是一生都要随时间指到哪里就是哪里。
为遇见而惊喜,为失去而悲伤。
 
繁花已开,我就在看花人的身后,看落花一片……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8 17:42,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