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个疯子(外一章)

无非初晴
他是一个疯子。
世界只有来来回回的两米。
从冬雪皑皑,衣裤单薄,走到烈日炎炎,盛夏燠热;
从树鸟鸣啭,晨曦微露,踱到天色昏暗,面容难辨。
交叠的手,解不开自身的因果,
此去云山万里,心在彼岸或已朝觐成佛。
岁月啊!你可以蛊惑万千世人,
却在此处服软。
万物宽厚。等待世纪般漫长的时间,
梳理疼痛,挣扎摆脱。
 
沉默
 
沉默的历史,由来已久。
一个人沉默,于人山人海中沉默。我不挑地方。
有时纯粹,只是想把一个词用进去。
简单还原心情,毋需彩排表情。
言不从心,这样的行为,很是残忍。
掩埋声音,用清冷和自卑豢养疼。再提取一勺,浅斟薄吟。
厚如月光。在沉默中,遇见自己的灵魂。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8 17:0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