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山上

北城
山顶,圆形的祭坛。被皇家祭拜过的一方圣土,已长出一坡又一坡榛子。
宋元的遗风,在云雾缭绕间,只剩下传说。
我用目光翻动庙址的每一块石头,风吹岩壁,渗出几缕梵音,续了香火。

九折石阶,链接了一段线装的历史。
宋辽的烟火,散落在民间。熏旧了崖上的瞰石,暗藏的密语。
真相,在草丛里荒芜,被山羊咀嚼成一条盘山小路,弯出山外。
被火烧过的记忆,拓进石壁。
夕阳燃起的狼烟,被拂尘掸净。

古墓里不止有答案。
发蓝的目光被一副墨镜隐去,着一件道貌岸然的衣裳,挖出一羽两千多年前的古箭,
射落一章断了线的野史。

老道安好。发髻上的玉簪,可曾别住红尘的烟雨。
青兰色的道袍,可曾遮住远游的云鞋。
仙钵空空,可曾把众人来世今生的路装下… …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9 19:11,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