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渐白,生死相依(外二首)

西玉
又是一个回春的季节,那片桃林吐出了少女的浅笑。
让路过的春风,年年醉在初恋的怀抱里。
亲爱的,爱情是年轻的。虽然,岁月沧桑,红尘易老。
那怕青丝渐白,你仍然是我生命里的春风。
在黄昏里牵一牵手,我们就会走在黎明的影子里。
就像那片桃林,年年拾起初恋的旧梦。岁月再深也盖不住爱的火焰。

挑开羞涩的诗意

一朵杏花闯入我的诗行,我的思绪就乱了。
那些怀春的艳词,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一张白纸上,让一个副词无处安身。
左边绿,右边红。我端起一杯米酒,对着一朵海棠一饮而尽。
梦醒后才知道,卷帘的西风让我的脸在一首诗意燃烧了一夜。

在一首诗里烹调人生

人生或许是悲苦的,酸甜苦辣,有血有肉,自己的命运或许掌握在自己手里。
可是,神的意志又有谁来主导。自从一声泣哭来到人间,赤裸裸的肉体就开始被滚滚红尘煎熬。
或许,风花雪月不识愁滋味。孤独的苦,失意的苦,像月光一样喊痛了唐朝的名字。
那些滚烫的诗句仍然还在灼伤着我的眼神。
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把自己当成一朵南山的菊吧,抛开失意和愁肠。
在至纯至善至美里烹调诗意人生的静美,跟着月亮一起走我们就是最幸福的人。
满天星光,会点亮我们生命的渔火。
睁开眼后上帝会送给我们一个年轻的朝阳,用红彤彤的诗句喂养今生。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6  20:56,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