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祭

之道
花要开了 
在故乡这是春祭后的第一个盼头
母亲愣愣地望着你走
 
时光依然学不会投机取巧 
两鬓的白发 
给她的满园的春色添堵 
 
纵然,你需要学会恍然大悟 
有泪是一种幸福 
可惜,今天的母亲是赌徒 
 
她不哭 
她把你的归期驮在春天的脊背上 
她要拿十亩桃花做赌注 


(选自《诗民刊》微信公众号2016-4-8,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