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影寺钟声

郜希贤
(一)
 
山谷有生铁味道,顶峰上的蓝
打开一面无涯的海
念几多经卷才能叠垒佛塔
那慈悲与福报
年年生出桃花,贴向龙门梵音
地面上,众生们也是苦渡
苍松傲岸,倒出一洼内心的烟尘
 
(二)
 
走进山门,就跟随了一双
乌鸦的翅膀
我谙熟铁器深沉的韵致
有时,会是骨骼,有时也会是水纹
乌鸦疑似逆向飞,寂寥钟声里
它向前的血,肯定不像墨一样黑
春分了,除了崖壁回暖,人间桃花不开
东大河的流水还是呜咽样子
我止不住回首,抬眼望了望东面马头山上
那个一直昂首嘶鸣的马头
 
(三)
 
五股泉不见凡尘,她的心上
种有蜜蜂、翠鸟或者钟声
我在圣明的佛光里盘坐
心,像一把戛然哑默的竖琴
认识了连翘是位洁净隐士
认识石头的端庄与大气
我饮下五股泉,用她洗了洗旧时肝肠
 
(四)
 
从未觉得这样倥偬,云间雀巢
举起心灵的一个契约
谁能量出岁月长度,谁能说清楚钟声
那丝最后的消失
花木叶芽该是一群唱经的鸟嘴
春风最亮处,有一种超度当属遗忘
梦另有通途,忽见穿黄袍的僧人
在雨后的园林一闪而过
 
(五)
 
穿越星夜弥漫,那悠远钟声
忽地飘到了我寄身的客栈
我从未有过这样心动,不想睡
一眨眼,看见亲人齐刷刷站在我面前
 
(选自郜希贤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