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涧(外一首)

吴波
流水藏不住石头
石头停留在此,一动不动
水流成了历史,石头拥有着当今
 
山坡下又迁走一座村庄
只剩下云水短暂的相望
一涧一村不再相互照看。秋草
早间依然凝露,傍晚仍披晚霞
老去抑或消逝仅在灶膛的火苗明灭之间
 
山涧,秋风刮瘦了流水
半裸的一群褐石,簇拥着
它们由涧底举起的芦花,今秋
在空中会书写下什么篇什
 
 
隐遁
 
又到中秋
不现身者,或许更加高尚
月圆不因聚散
 
谁已带走空中的弧线
谁折叠起飞舞的图案,有谁
缓慢地失踪,去听唯有自己可以听到的
自己的语言
 
这些隐遁者
不能被称为躲避或逃跑
燕子重返南方,蝶复为茧
蜗牛吻入更深的淤泥之中
巢、茧、壳,它们的居住者
拥有的广阔没有疆界,要么喊作:天空
 
中秋还会有谁分别,也许是我
提着灯呼唤着越去越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