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寿州高峰
中秋帖
 
父亲和母亲
真、草、隶、篆一样也不会
我用手机微信给您写中秋帖
 
今年我回不去了
您也不要再烙太多的“糖骨碌馍”了
异乡的蟋蟀靠白露销魂
 
去年我家被征的几亩地
拔去芋头、花生和青毛豆
今年己化作穿越寿州的济祁高速
 
乡愁越来越短
夜晚越来越凉
瓦埠湖畔,螃蟹乱跑
稻子收割后不准焚烧稻草
 
五个子女当中
留在身边务农的老大是好孩子
少小离家求学打工的老二老三老四五也是好孩子
就像此时留在树上的梨子是铁梨子
掛在枝头的柿子是熟柿子
 
 
七夕
 
周围有那么多的传说
那么多为爱而殉情的坟墓
那么多在菩萨面前求得的男孩
 
求助于撵不走的麻雀
忧伤而落羽的喜鹊
天上与人间
 
一辈子也没要过饭
今晚要乞巧
打死也不在辣椒树下说漏嘴
 
不需要在油锅里煎熬
下雨也不需要送伞
爱是跟你一道在祖坟前跪下来磕头
 
我的哥哥接近三十岁了
女知青回城之后
他准备到卫生院抱养一个孩子
 
这么多年以来
没人发电,夜夜渿黑
他也没脸面告诉行将就木的双亲
 
 
犬吠
 
昨天的犬吠声
还落在我的左腿上
一小块撕裂的皮肤
粘着从荒山上带下来的有刺的草籽
 
记得多年之前
我们住在泥泞乡下
年轻的父亲在高梁地锄草
突然有不吱声的野狼来袭
 
我还天真,捡一只小狗来家
夏天浇湖水
冬季烤松根
它懂得了世间的炎凉
 
我们一同吃难咽的烀芋头
畏它烧酒,它的脸红如门对子
拎耳朵逼上贴满牛粪饼的南墙
它不还牙,也没变成翻白眼的豺狼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