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杨启运

 
这么多年来
每次,从远方回老家
我都会随身带上一些烟
 
遇上熟人
我会把烟掏出来给他们抽,在每个人身上
我都能发现我自己
如同流水重遇曾经的岸
 
能遇见的熟人
越来越少了
更多的烟,只能静默地待在烟盒中
仿佛故去的人躺在棺材里
   
我把烟拿出来自己抽
每抽一支
就像同一个故去的人谈话
 
谈的越久
地上的烟灰就越多,坟墓一般
 
谈着,谈着
自己就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深夜,在绿皮车上
 
是的
我多想再坐一坐绿皮车啊
 
当年,我嫌它那么慢
慢得好像会赶不上自己的前程
 
现在,我正静静地坐在绿皮车上
夜色苍茫,如汹涌的过往
 
下一个小站
我希望它在更远的地方
 
我不再急着追赶什么
就像这黑夜,沉醉于自身之中
 
 
巨大的雨声
 
暴雨如瀑
巨大的雨声,使天地之间充满了安静
 
雨水辽阔,清凉之气汹涌
万物都有着各自的声音,而又完美地服从于雨水
 
和万物一样
我也变成了木鱼
 
 
在教堂高大的围墙之下
 
由一条脏污的小路
我抵达了这里
 
教堂的围墙,身躯硬朗而高大
紧锁的钢铁之门,有着冷峻而威严的面容
 
更引人注目的是插在墙头的许多玻璃碴子
它们大多都有着尖利的锐角,就像那教堂的尖顶
 
在灰暗的天空下
也静静地闪着寒光
 
在仰望尖顶和十字架之时
我无法绕过它们
 
 
小区里的一位老人
 
浮世莫测呵
而她又熬过了一个冬季,或者说
继续幸运地蒙着苍天之爱
 
多少次了
在这小区的路边,我看见她坐在一个小板凳上
平静安详得像一座寺庙
 
从眼前经过的,她似乎都想多看一眼
一切,仿佛都是她无法割舍的亲人
 
一天,又一天
她爱过一遍又一遍
 
每当经过她时
我就觉得自己为一种光所照彻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