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凡墨
蛙鸣,让我的城堡彻底沦陷
 
临淮岗的夜
被昨夜的一场雨濯洗过
花、草、叶,和泥土揉合的气息
令人迷醉。草丛里蛰伏的蛙鸣
被前朝的白月光,濯洗过
清冽而脆亮
 
阵阵蛙鸣,让我的城堡彻底沦陷
我一袭素衣,与我的王子并肩而行
衣袂溅起的露水、草屑和碎泥
击落花魂,击散黑雾,击退寒凉
寥星和萤火,相互取暖,相互慰藉
照亮彼此眼底的笑意
 
用韬光养晦,用醍醐灌顶
江山、社稷、硝烟,战火,与我们无关
我们说桑麻、稗草,也说芦荡的忧患
我们聊诗歌,乡愁,也聊淮河的沧桑
我们,绝口不谈风月
 
 
我枕着淮河的波涛,整夜无眠
 
月色莹白,多像荒凉的情绪
参差不齐地挂在树桠上
失眠,是一根隐形的绳索
很多人沿着万丈星光向上攀爬
悬空的孤独,让淮河的夜
瞬间变得繁华
 
有人私语,秘密被风衔来衔去
有人咳嗽,清理着肺部的乡愁
有人忧愁,低垂被风吹疼的眼
有人得意,反复擦拭唇边的磷火
有人写诗,还原淮河的辽远与悲悯
……
 
我枕着淮河的波涛,整夜无眠
潮湿的风,从背后细细地吹
反复敲打着雕花的木窗
一遍一遍,诉说我内心的
磅礴、沉醉和眷恋
 
 
清晨,凝视一株含苞的荷
 
临淮岗的清晨
是被一滴翠绿的鸟鸣唤醒的
我从梦中醒来。醒来的
还有一株静立在曦光里的
含苞的荷
 
荷,我用热切的目光呼唤你
前世,你是我冰清玉洁的妹妹
我们一起弹琴、写诗、歌唱
把心和眼,搁进临淮岗的清风里
就能卸下所有的爱恨和悲喜
 
风一来,你就随风摇曳
你一摇曳,影子就会跌进水里
你试图捞起墨染的记忆
而记忆也正在岸边,打捞你
 
荷,我凝视你时
恰巧你也在凝视着我
你幽凉的眼神,刚好覆盖我的
足以让云层暗下来
 
 
面对淮河,我突然有几分情怯
 
远处的羊群正在归圈
咩咩的叫声,唤醒我久远的疼
夕阳已被羊群啃下半只耳朵
孤独,成为孤独的解药
疼痛,成为疼痛的钥匙
解羁我禁锢多年的马蹄和翅膀
 
原谅我的年少轻狂吧
我曾把有关淮河的记忆,摁灭
如今,河堤的断裂处
多像时光里,那一次浩荡的暴动
而我,只是一尾离群的鱼
正从淮河底部,瘦瘦地游来
 
淮河,我的母亲河
每当想起你,我就会想起母亲
如淮河般宽厚、慈爱、隐忍的母亲
一粒敏感的疼,从心头
开始扩散、蔓延。在枯萎的眼角
晶莹成一粒盐
 
面对淮河,我突然有几分情怯
一些旧事如尖锐的鱼骨,直直地
哽在喉头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