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徐满元
寒流
 
一场突如其来的强大寒流
义正词严地宣布
寒假立即从明天开始
低温与暴雪联袂修改了
本学期接近尾声的剧情
让我变成一坛被密封的咸菜
因与学生们的阳光
及同事们的空气相隔绝
而变得心里酸溜溜的
寒雪于四九悄然而至
这冬天精心养育的闺女
披着一袭严寒的嫁衣
迈着四九的纤纤细步
远道下嫁灰色的人间
来为饱受诟病的冬天正名——
无雪的冬天
就是一杯乏味的白开水
任由唾沫星子山寨雪影
无雪的年份
就是一副没有下联的对联
怎么也读不出琅琅韵味
而一场大雪的陪嫁
往往是一个风调雨顺的丰收年
 
 
醋意
 
冬天刚露出几丝爽朗的笑容
又立马阴沉起脸
我便反思自己咋又惹冬天生气——
是不是这两天冬天化身为
一张暖阳的笑脸
我就心花怒放得有些轻浮
如今那四起的浓雾
大概正是冬天在大发醋意
 
 
二月
 
我用目光的************
打开二月紧闭的门扉
像翻开一本崭新的笔记本
正提笔想去书写关于春天的诗句
却袭来一股似剪刀的二月春风
将我的思绪剪落一地
如凋谢的花瓣随即化为泥土
恍恍惚惚中
我变成了泥土中的一粒种子
扎根发芽之声不绝于耳
 
 
二十四节气
 
二十四盏点亮的灯笼
高高悬挂在岁月的枝头
把种子出发的行程
果实归仓的路途
照得一清二楚
 
二十四颗锋利的牙齿
镶嵌在岁月的嘴里
将一年又一年的光阴
来来回回地反复咀嚼
酸甜苦辣与谁诉说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