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孙淮田
水边洗手
 
水面映照蓝天
几棵树仿佛庙宇,拴住了
一大片芦苇的摆动,仿佛我也是
其中的一株
 
远山镇住浮尘,光阴淘净流沙
一个人水边洗手,谁会记住流水带走的自然里
那美好微小的一部分
 
 
下山
 
我背着一捆柴
背着一篓果,背着夕阳
走下山坡
 
我背着人的皮囊
背着人的骨头,人燃烧的
灵魂,陷入了
漫漫长夜
 
拉我一把的是草木
一直陪着我说话的,是鸟虫
 
除此之外,漆黑里我未遇见
一个人
 
 
几只雀
 
正是草木返青时节
 
暂时,这是一小片
安静。变压器上写着:请勿攀爬,高压危险
 
几只雀,高压线上,跳上跳下,叽叽喳喳,说了一会儿话
又一个接着一个飞了,不知飞向了哪里
 
机器隆隆地响着,不远处,几个民工在铺路
更远处,是一栋比一栋高的楼
 
周围没有一棵树
 
 
初春,清晨朦胧的少女
 
一条薄雾的白纱巾
披挂在堤岸的柳树上,披挂在
河水婀娜的倒影里,披挂在清晨
她芳香的出现上,她一路上徘徊的脚步,一珠珠
蒲公英花朵上滚落的露珠
 
她站在树下,她靠在树干上
一会儿抬头张望,一会儿低头沉思,隔着一层纱
她是谁,她在等谁,河堤上的一个美少女
有白纱巾朦胧的身影
 
 
墓碑上的字
 
南山的半坡上
大大小小的墓碑,肯定是
人为竖立起来的,粗细不等的树木
肯定是几十年前,父辈们栽种的
植树的人,大多成了
墓碑上的字,安静了下来
只有树木一圈圈的摆动里面
依稀还有他们的影子
所以,一切都是人为的因素
人不在了,自然会沉落为一粒尘土
每一次从父亲的墓地回来,无风时
我就安静地走着,下雨了
我就会顶着风雨
手不停地摆动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