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李坤秀
不能说这些只是春风的声音
 
嗖——嗖——
嗖——嗖——
不能说这些只是春风的声音
 
三天前,淮河边的柳枝上
没有这么多的绿芽儿
玉兰树上,也没有这么多的骨朵儿
 
鸟雀们不是怕了谁
它们掠过我的眼镜头,飞向旷野
杨树林的那边,柳芽儿大小的幸福在等着
 
依旧是嗖——嗖——嗖——嗖——
这不止是春风的声音
——有谁在播种
我昨夜的的额纹里,种下今世的花朵儿
 
 
在春天里复苏
 
天空下,高出地面三寸的地方
一根柳条已经酥软,翻过前面的麦田埂
就到了春天
 
我望见了春天的深处,荠菜、胡苗、蒲公英
开始调和风味,可没有望见
熟悉的那一把小铲刀,和紧握铲刀沾满泥土的手
 
都说,春天来了
万物就会复苏
那么,老家的坟头上,柳枝也该发芽了吧
包括被风吹丢的
一位母亲的一小把骨灰
 
 
芦苇沙沙
 
芦苇沙沙
藏在里面的鸟惊飞了,叽叽的恐惧声
也被寒风稀释了踪影
——我很懊恼,这个部落
没有谁懂人类的语言••••••
 
昨晚才下的薄雪
刚好消化了前几日的枯燥
刚好掩埋了芦苇已经僵死的地面部分
我的手心,紧攥着一个福字
 
春天就要到淮河湾了
很难否定自己
不是为问候那一群鸟来的
 
 
祈祷天蓝
 
这么多年,我用键盘
把故乡从诗句里敲进敲出
却没能敲出一片干净的雪花
我数着一九、二九,接着就要数到三九
沟塘依然是干涸的
我不相信水都渗入了地下工厂
没有一滴升入天空
 
不相信,天空读了我这么多的诗句
还看不到,在我的故乡
一棵关杨树努力穿透雾霾
把锈蚀的天线,伸向
高高的蓝
 
 
在小河汊取暖
 
小河汊穿着几片破旧的芦絮
两只麻雀的翅膀拢了又拢
细瘦的芦尖犹如天线,架起它们的警觉
 
这是一个有效的抵御动作
在寒风吹过淮北平原
吹过泥河北岸一条水线的时候
 
一个人走过来时
麻雀突然跑了,水面恢复安静
只是几片芦絮
还在这个人的心里一直颤晃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