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高常亮
马家湾的春天
 
春风没有遮挡  被洪水浸泡过的
马家湾  散发着清馨气息
屡屡冲垮湾口的淮水  被太阳领走
水边的枯苇用修长的手指打捞着水中云锦
绿,在田野上过于铺张  被黄金分割
春天的根须    密密麻麻  一位少妇
和一个小女孩构成春天的主角
少妇的铁铲不断地挖出春天的“苦根”
一只粉蝶  眼花缭乱  围着小姑娘的“蝴蝶结”
打转  高高的淮河堤坝“一”字向北  把城野分开
我却在堤坝下  怀念那些消失的病树
它们已被一行行拇指粗细的小树取代
我下意识用力狠狠地踢翻一段烂木  却意外地
发现了一只只刺探春天的耳朵
 
 
春风辞
 
春风爬过墙头  庭院僻静处
绿雾渐深  有鸟鸣惊飞  香椿吐舌
有关亲人的消息还在风中奔走
“是不是他们走得太远?… …”
春风有意  年年耕耘那块老宅
倾颓的围墙顾影自怜  篱笆
任由蜘蛛编织春梦  破落的畜棚仍埋在
自己的阴影里  只有猪栏里那节糜烂的猪桩
在不懈地测试流逝的时光
春风中  故乡依旧
散发出青草和牛粪的香味  村头
老皂角树上的一挂枯藤正在风中招摇
“多么诱人!”
淝水易肥  河边丢失的人  有的被河神
收养  有的已埋骨他乡
而对一个江湖浪客  思乡之痛
就像一把利刃  让心猝不及防
走进这个春天  当你无法表白爱的时候
春风正拂过你的面颊
 
 
梨花颂
 
一座起伏的雪山  覆盖了春天的流水
八公山下  有人故意点破桃李的迷津
有人在挖春天的根须  一只只蚂蚁想借
一棵棵粗黑曲张的树干传递家书
他们竭力攀登  希望春天的一片
支离破碎的语言  能够感动山上寺庙诸神
符坚和南唐的兵马  埋得太深  依然未能还魂
他们显得力不从心  的确
他们实在太渺小了  如果在东山那坡桃红
卸妆之前  还不能送达  他们就会化作
一片片雪花随风飞舞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