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臧全秀
在纷落的黄昏
 
抛开利器
雨雪,走成梅花的形状
最好还有拱桥
石墩、垂钓的人
我就坐在树下
梅花飘飞。一块石头支撑一片阳光
假山之后
一切都那么真实
 
我一再矮下去
躲开枝条
花朵。躲开桥上的人和桥下的人
翠柳拂过来
梅花飞过来。那样的黄昏
即使一动不动
也会被覆盖、惊扰
 
我感受到了事物
细微的部分,多么不同
绿梅消失在远处
迎春花
在来时的桥头,它们让出倾斜的空间
让出静立
 
在园内,一株梅花就能幻化
一个粉红的女子
我们的孩子在玩耍
那么香,像母亲身上清爽的奶味
像失而复得的命运
突然开合有度
 
 
漫游者
 
在黑夜中漫游
实属不易,干净的天空下
鸟声已经响了很久
你还是隐去一半
以一半的真实,面对我
和这个尘世
 
你无须降落
绿色的缎带就已经衍生
以数亿年的隐忍
移动。我站在早晨的阳台上
准备着一天的饥渴
和声嘶力竭
楼下是被分割的庄稼地
它们以平静的方式,避开村庄的碾压
和城市的胁迫
 
月亮在南天静立
并将虚悬的弧度呈现一半
冰清玉洁的此刻
鸟声水洗一样清脆
除去虚妄、贪念,除去粗暴、沉沦
一切多么美好
甚至连狗的叫声
 
 
寻你,樱桃花
 
还没走近
你已高出初春,小小的院落
和一位老人相守
满满的香
扑门而来,在可以扣问的温情里
任何友善都可以接纳
 
桃花的美艳
你都具备,我以为你是樱花、杏花
以为你
在封闭的暖意里情难自禁
你终究
不能长久地低伏
在无限伸展的高度里,你的粉
闪亮一片云霞
 
任何猜想都源于真实
你还是你,在无限深浓的春意里
让一个老人
拥有了今世的晨昏
 
 
如何走向你
 
我走过你,走过你的桥头
你的路途
你八百里水泊
为我敞开
你怀里的江山,五百年的因果
都卸下
你一定要让我形削骨蚀
让我每走一步就生一朵莲花
在锋利的刀尖上
舞蹈
 
走过你的暗夜
你的白日,你温暖的气息也走过
你给与的海
让我沉没。我该如何呼吸
如何游向岸
我一次次被吞噬
被撕裂 。我的疼一定疼到你的心底
你的风暴席卷我
也席卷你
 
我该如何行走
才可以避开这一切,当我的肉身
一点点消失
你如何留住我,让我
不病不老,不生
不死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