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平静的躺着(外一首)

朴素
一条河平静地躺着
密密匝匝的人
突破野草的防护,钻过来
走出去
 
他们带走的河身,成了路
然后,又成了灰尘
那条河,就烂了
无法修补
 
 
病人
 
自从被那只狗咬过以后
遇见谁,她都会叫着
亲爱的,亲爱的
然后,眼睛红红的
直直的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