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清明杂诗

雪鹰
1
 
夜雨尽量弄出点动静
你看不见的存在
线装书里有重耳与介子推
磷火里的聂小倩
还有风,吹开万朵桃花
你在寻觅。处处排队
只有西天是敞亮的
 
2
 
一枚怀旧的道钉
固定了我的前世今生
固定了寂寞,或者
轰轰烈烈的压迫
 
宿命不可更改
我们匍匐在大地上
背负沉重的过往
 
3
 
雨水,浇熄人间烟火
阴间怨气沸腾
不要动怒,不单是你们
人民币正在缩水
日子,不比你好过
 
你遇到了天灾
我面对着人祸
 
4
 
这本是一缸清水
红鲤鱼进去以后
便日渐浑浊,如果
不换清水循环
这坛死水,迟早
会与红鲤鱼一起发臭
 
今天,却有大嗓门的人说
是水弄脏了鱼
 
5
 
英雄开初都是孤寂落寞的
那些跳楼的,卧轨的
尤其是自焚的。哪一位
都是这个时代的英雄
之所以默默无闻的死去
是土壤坏了,板结了
毒化了。英雄从根部枯烂
倒下去的时候,在西风中
就显得轻飘飘的
 
6
 
那条举世闻名的运河
在教科书里读过
这几天,与运河同名的文件
比运河浪头更大
一些地方已被冲击
甚至开始塌方。只有
一块大陆,因为泰山在此
显得比地球还稳
面具比城墙还厚
 
7
 
窗户,是唯一透露阳光
透露月光的地方
还有你的信息
都是从这里流入的
每天我看到不同的天光
不同的风向,但是
我再也回不到
窗户前面的河流
在那里,我流了多少钙质
喝了多少泥水
养了多少虾蟹
 
8
 
广场上,鼓声列队走来
我闭上眼睛
让队列穿过耳膜
碾过大脑,碾过心脏
洪流仿佛又开始奔涌
 
这些当年的红卫兵
在做死亡之前的游戏
却不让我,在死亡之前
多写一首诗
 
9
 
二爷对那只大鳖说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从此,该挨刀时
我总是直直地伸长脖子
而这一刀,是在腰部
骨头淬了钢火
会挺得更直
 
但我总觉得,手术刀
误伤了别的地方
老的小的,电话一通
泪腺就断
 
10
 
电话那头,老母亲
85岁的音频
烫伤了我的耳膜
“灾星,怎么这么大啊?”
这是第81难。哪里有灾星!
 
我记着,几十年前已经陨落
扫帚形的余烬虽然还红着
绝无照亮四海的可能了
 
11
 
我准备给父亲多烧几捆纸
活着的时候我就劝过
小生意,不要做了
结果——昨夜告诉我
米花糖挑子
被城管收了。醒来
再也未眠。到天亮
也不知找谁
能要回来
 
2016.4.16定稿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