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赵思运
阉,或去势
 
猪儿十岁
直隶河间人
狡黠聪慧
父早亡
母多病
交给一位做宦官的远房亲戚五两银子后
由亲戚作证
立下合约书
走进大京城
 
到那个日子还有四五天
猪儿就把自己关进密不透风的小房子里
屎尿排净
禁食禁水
每日一浴
阉人的行业
分南北两派
竞争惨烈
北京城内有二个世家
一刀下去保证没麻烦
一个叫毕五
一个叫小刀刘
官至六品
猪儿娘没有钱
就在河间本地请了净身师
送了他一颗猪头
一只鸡
一罐白酒
 
去势的日子到了
“你是自愿净身吗”
“是”
“假如你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决无后悔”
“那么你绝子绝孙  与我毫无干系吗”
“毫无干系”
“阉死你要我赔?”
“不”
那位远房亲戚代表他
把合约书念了一遍
 
先喝了八两臭******水
煮臭******汤的时候
汤里放了两枚鸡蛋
煮的时间越长越好
时间越长鸡蛋越硬
又饮了八两白酒
酒淡而性猛
不时
沉醉迷离
一个大大的“太”字
仰倒在一个家庭作坊的床位上
三个助手抓牢他的头发
按住他的胳膊
压住他的腰部
助手开始用热胡椒汤
帮他清洗阴部
用药油麻醉他的神经
主刀手左手精准地抓住猪儿的生殖器
右手握住金铜合金制成的利刃
镰状的弯曲在火上一烤
旋即在阴囊上横着割开两个口子
一边一个
深深的
把里面的筋络仔细割断
割的时候
一枚石头一样硬的鸡蛋塞进猪儿嘴巴里
要叫都叫不出声
堵得差点要死
猪儿身子打挺
丹田发力
两枚睾丸被挤迸出来
主刀手把片好的猪苦胆
贴到阴囊两边的伤口
 
割阴茎
需要的技术更高
割浅了
会留余势
里面的脆骨会往外鼓出
就必须再挨第二刀
叫刷茬
割深了
痊愈后会往里塌陷
形成坑状
撒尿时撒开一个扇面
据说
宫里的太监十个有九个尿裆
就是这个原因
另一枚鸡蛋塞进猪儿的嘴里
痛到声音嘶哑
大势已去的一刹那
猪儿几欲昏厥至死
阴茎割除后
要抽去里面的海绵体
只剩下两根
一根输尿
一根输精
缩入体内就会死人的
尿道口里插进去一根药捻
(或一根大麦秆
也有的插入栓状白蜡针)
防止尿道狭窄黏连发炎
然后把另一个猪苦胆劈开
呈蝴蝶状敷在创口上
(有的用草木灰敷在伤口上)
用冷水浸湿纸张
将伤口覆盖
醒来再喝******水
喝下去以后迷迷糊糊
一直漏尿
漏到肚子空无一物
猪儿第三天才下床
一天抽三次筋
腿痛得要命
浑身发抖
不抽筋的话以后会佝偻
龙骨从此不直
猪儿在密室里呆着
四壁用一层又一层的厚纸糊上
红泥小火炉
半月不见风
过一个月
结痂收口
变出一孔
 
被割下的阴囊阴茎
藏在石灰粉盒里
石灰吸干了里面的血液和水分
用湿布擦干净
在香油中泡几天
装在丝棉衬里的小木匣里
一块红布包裹起来
择一黄道吉日
送进猪儿的家祠
放在了正梁上
叫做红布高升
 
猪儿无子无嗣
在宫内勤学苦读
兢兢业业
一路飙升
官至五品
被委以重任
负责吏部秘籍
(明代天顺年间
镇守湖广贵州的太监阮让
一次精选了虏获的苗族幼童1565人
将他们统统阉割
准备悉数送呈朝廷
幼童疼死病死者329人)
猪儿每年八月十五
还有过年的时候
都去叩拜当年的净身师
 
旧时月色
照在猪儿的床头
也照在他的老家河间
七八岁的猪儿跟邻居家的富贵
常常搞恶作剧
偷偷抓住邻居家的牛羊
用细绳子把它们的阴囊扎紧
过了一两个月
阴囊就慢慢枯干坠落了
后来那根绳子系在了
富贵的阳具上
富贵被叛军掳到了广西
 
富贵的弟弟富寿
也是猪儿的远房亲戚一手培养的
富寿出生不到一个月
阉割师就每天轻轻揉捏他的睾丸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手劲逐渐加大
五年以后
睾丸被捏碎
富寿入宫以后
跟猪儿同侍一主
后因与另外一个老宦官行龙阳之好
被秘密吊死
 
……
朝廷的玉玺换了颜色和尺寸
猪儿被秘密处死
享年47岁
猪儿的母亲坠井身亡
 
遗体入殓时
猪儿的两个义子从家祠的正梁上请下来
小木匣里的宝贝
缝在猪儿的裤裆里
人们清晰地听到30年前杀猪般的哀嚎声还在空中荡气回肠
展开当初的合约书
老族长字正腔圆地诵读一遍
义子三拜九叨头
谢净身师谢族长谢所有贵宾
没有啰鼓喧天
没有隆隆炮声
猪儿带着无数家国秘密
悄悄埋进了祖上的墓地
 
那一纸发黄的自愿阉割书
化为一缕青烟
绕梁三日
不绝
 
 
每一个人心里都潜伏着一把镰状的弯刀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吾土吾国
乃一鱼贯而入的净身房
散发着浓郁的骚味
每一个人心里
都潜伏着一把镰状的弯刀
时刻准备着
将自己收割
时刻准备着
把自己献出去
一天天
刀刃向内卷入
一天天
内卷的刀刃如婴儿
胎死
腹中
 
 
一个疯子从大街上走过
 
在肉体不被衣服理解的年代里
谁有勇气
象一个疯子
赤身裸体走过大街
炫耀触目惊心的伤痕
 
当一个疯子
赤身裸体走过大街
身上的伤口花朵一样绽放
我们无形的双手
本能地捂紧了自己
 
 
丽丽传

我叫吴丽丽
9岁
出生在临沂市平邑县铜石镇北诸冯村
我很小的时候
爸爸妈妈就离婚了
我一直跟着妈妈姥姥过
现在南阜完小学读三年级
我喜欢英语
考了80分
数学老师对我好
品德老师对我好
但是
我已经4个多月没有上学了

今年5月30日
在上班主任的语文课时
副校长姜锋
把我叫到了音乐教室
校长王加生也在
他们喂我吃糖丸
脱了我的裤子
王加生把他的鶏鶏放到我的窝窝里
王加生出来后
姜锋又进去的
他们跟我说
到家不能告诉俺妈
要不就不让我在这上学了
把我跟俺妈都弄死
这话说过好多次了
(后来我被他们弄得昏迷了
听到喊叫声
班主任沈永祥老师跑过来
给我穿上裤子
然后有人把我扛起来
塞到王加生的车里
送到大门右侧的诊所
这些都是我同学小文后来在纸上写的
她说
班上还有其他小孩看到了)

那天
我原本应该在十二点回家的
一直到下午一点半还未到家
我东斜西歪地回到家门口时
姥姥在路口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回到家我就想吐
不想吃饭
妈妈没有在家
她正在县城医院陪护亲人
直到晚上才回家
我脸和手脚都发白
当晚
学校有位好心的老师曾打电话给妈妈
告诉她我被王加生和姜锋强奸了
本来我很喜欢上学
现在我不敢去学校了
一提上学我就哇哇大哭
害怕

在家休息了一个月
7月2日,妈妈带着我
去平邑县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病历诊断是这样写的
主诉:
阴道少量流血,伴分泌物多一个月
现病史:
自述近一个月来,外阴疼,少量见红,分泌物多,觉别人用生殖器强进
体检:
外阴发育正常
阴道处女膜口大松弛
见3点、8点出有陈旧性裂口
其他不……(此处字迹看不清楚)
初步诊断:
处女膜外口破裂松弛

其实
从去年冬天
我下身就出血
有一次晚上回家后
腿上有血
我自己拿纸擦了擦
妈妈也给我擦过
去年冬天
王加生和姜锋
就有几次把鶏鶏放进我的窝窝里
放学的时候
我头晕恶心身子发热
妈妈那时什么都不知道
就带我到诊所开点感冒药
上个冬天
我一直都在打针吃药

妈妈报案了
刑警大队的民警叔叔
几次到过小文家里询问
小文的家人就到我家吵闹
说小文吓得
都快不敢去上学了
小文就说那证词是我妈妈教唆的
那天晚上电话提醒我妈妈的老师
也不承认了
诊所的医生第一次说我是昏迷中去的
后来说是校长跟两个同学陪我去打针看病的
省里的记者到俺村头了
问了6个回家的学生
有5个说不知道
另一个女孩
从头至尾一句话也不说
班主任老师说
她接受了我妈妈的贿赂
说我妈妈让她作伪证
她说我一天都在正常上课
她没有给我穿裤子

一个多月之后
我又到平邑县人民医院做检查
这两次的检查结果是一样的
2012年9月19日
王加生在网上发布声明
说这事纯属污蔑
姜锋也发了声明
说这事是诬告、陷害
是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平邑警方
说是条件不足
没有立案

注:
事见人民网 http://edu.people.com.cn/n/2012/0930/c1006-19159472-1.html。后据大众网(济南) 2013年5月21日 报导,平邑县人民法院认定,吴丽丽之母闫某某报案所指内容不实。2013年4月17日,平邑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定被告人闫某某犯诬告陷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判决已生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14 11:36、4-21 10:01,荐稿编辑:小陶)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