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方文竹
年末与余嘉走访敬老院
 
《余氏家训》里开出的一束梅花 
让我们捧在手上 

刚一进门  就被几个打闹的老人撞落地上 
碎了 

一场老年人的三角恋爱纠纷 
正在突破美与善的戒尺 

正在像一场雪暴那样  滋养 
美与善的起源 

一场白雪的法庭正在聚拢排列这一地碎花 
这一行象形文字  激辩中的灵魂提前进入肉体 

等春阳一到  美与善 
皆是她的随葬品  或遗物 
 
 
幼童论

怎样听起来都是一个雷同的故事  好像钻着 
同样的圆圈  万花筒只是一个“筒” 
里面的一朵必是你的  倘若闻不到一丝香味 
那就是记忆出了问题  或者钻进了花蕊 
精巧的米黄色的小房间   至今还没有出来  
于是不便真正认识世界   “那人多幼稚呀  
坐井观天  或在镜子里抚摸” 
最初的生长反抗设计  长江水  黄河浪 
从标准的线条里奔涌而出  无边的涟漪 
打湿了警句的红褐土  闹市区幼儿园的空中风车 
响彻着九大行星和三千年的余韵  在天地间垂钓 
巨轮下跳红绳的女孩远看却像一只小小的钟摆 
邻居老魏说起过他的外孙女  梦里抓着一万只小手 
黎明时分变作宛溪河畔的一只小玉兔 
还是课外读物里的那一只呢  “小青  小倩 
都是金色蜜糖的女儿”  一个童年即一篇童话 
“人到年老了必会变作幼童” 年轻女教师瞒着家长 
进行着超越年龄阶段的教育  他的男友也旁证 
返朴归真的过程经过《易经》的末卦“未济” 
首尾相顾  虽说终不能相交  换句话嘛 
一个童年是所有的童年  只开花  不结果
 
 
秋色等于黄昏 

今年  千秋关的旅游业在心灵的游览器中 
刷新了边界  月亮被征用  复制  就是说 
梦幻的翅膀要提前预购  天使来到了人间   
就没有撤退的意思了 
这样堆积的秋色值得为你我提供尺度吗 

“天之道  损有余而补不足” 
一年中的笔和一天中的笔描呀描 
同样的色调 

本来想与明月大打一场 
雄激素的收缩阶段  隐形的翅膀 
欲张未张  像一只蝙蝠选择 
它的国体  放大又缩小是它的国学 
那边老子走出他的厉乡  骑青牛 度函谷 
这里落叶的愚忠像遗弃的青蛇 
其实那是千万言辞  躺在山野 
有一半销毁  那是夜色的手笔  传奇一种 

类似严冬的画框  用时间的锯木屑 
作颜料  一种瘦硬的灰调子 
像是从夜色里抓取一把  其实是史书里的 
某个章节  一缕神奇的微光灼热了 
琴弦一样的山道  九曲十八弯 

通往外省的车轮  弹着琴弦 
我听起来  它是在天地的曲谱间磨牙 


一场虚无开始春暖花开 

一列瘦长的火车开进月牙湾的冬日  惊醒了 
炉火旁打盹的镜子  时间尽头的椅子 
江南的严寒早已关闭了万物的浏览器 
风雪用旧了  词语收割完毕  时钟麻木 
一张白纸回到了它的原形 
在小排档喝酒直到深夜的老魏对我慨叹 
“后半生的车票上没有站址  好像半空中 
唱着桃花颂” 望着高悬的圆月 
这一点我不反驳  “只是  时光的货物你享用不尽  
比如  此刻的汽笛声难道不能填补一个枯萎的心灵吗” 
比如在东头湾  我闻到了历史感的鱼腥味 
“在乌有之乡  栎社树上结满的硕果有着 
逼人的气息  养活十八国的庭院  鸣钟  食鼎” 
农人们收工  田野荒芜  外省打工的人还没有归家 
干枯的河床里卵石裸露着神骨  在自然的课堂里 
被再三打量  吟诵   解构   风中的少女 
喜雕琢  步态像仙鹤   老谋深算的人做一回 
有礼貌的野兽  窥伺山野  在城乡间穿梭的人们 
心间都揣着一份秘密图纸  各有怀抱 
在未来的道路上自己遇见自己 
饿腹中的仁义  闷罐内的夜莺  果壳里的黑暗 
在这个无须缝补的冬季纷纷揭竿而起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21 14:38,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陶金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