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山月
我喜欢,我仍是小动物
 
售票员没有收取我的车费
那时候,母亲抱着我
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仿佛还没来到这个世界
你可以说我是一个包裹
但我更愿意听你说
我当时是一只小动物
一只蚂蚱,一只小蜘蛛
我在努力回味那些日子:
跳不高就停下来
吐丝结网,飞蛾不来就自个儿玩
 
 

 
在一条盲道上走,眼睛是无用的
只有双脚能看清世间的不平和善意
 
通常来讲,盲人是那个你所说的
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好几次
我潜行在他们背后,天会不自觉暗淡下来
 
我熟知的,当地的盲人,大多数
都具备占星算卦、驱灾辟邪的能力
他们手持木竹,敲打地球像敲打一块木鱼
 
 
定型水
 
我曾用定型水浇花
以为花可以不死
我看见母亲把定型水喷在头上
我以为她可以不老
我活了那么久
身体基本定型
可我还是需要用定型水
来固定某些早晨
大风吹,思绪乱动的早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 - 论坛 - 90后诗歌,2016-4-24 10:33,荐稿编辑:柳鹤鸣)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