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李不嫁
我们应该如此从容地离开人世

大限将至,乡下的老人并不慌
人死就如送入地窖里
过冬的一筐红薯
只需从容地备好三件事
请最好的漆匠
漆黑摆放多年的白木棺材
请手艺最好的裁缝
做一套“三腰五领”的寿衣:
上身五件,下身三件,只可用布钮扣
外为青衣,内为白衣,托生时才清清白白
最后是去村子内外走个遍
这叫收脚印,像树木让秋风扫尽落叶
不留下丁点痕迹。之后就安静地晒太阳
坐在屋檐下,慢慢地长出根须,慢慢地抽出新芽
 
 
老中医回忆录
 
年轻时治过的病例,现在已不常见
小孩子出天花,十个有九个救不活
有人染上麻风,只好赶进山洞
任他自生自灭,就像一只鸡发瘟
祸及全村的鸡鸭。青光眼的钱瞎子
不得不抱着二胡讨口饭吃
若在今天,简单的手术就能复明
饿得全身浮肿的王麻子
进棺材时,霎时萎缩成老丝瓜
他不会相信减肥也会用饥饿疗法
打了一辈子光棍的吴驼背
若让他碰一次女人,染一身性病,也会死得甘心
 
 
老糊涂了
 
每次回乡,他都向我打探
卫星上天了,什么时候解放台湾
邻里说他老糊涂了,整天神叨
一会儿说,拆毁祠堂时他不在场
一会儿喊冤,为造反派打死的校长
一会儿骂知青办主任是强奸犯
几十年前的事,烙在他心里像流水账:
反右、黑五类,牛鬼蛇神,上山下乡
更多可怕的字眼,他能掰着指头举出来
而我们这些头脑清醒的人,早已彻底遗忘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18 20:55,荐稿编辑:梁树春、青青河边草、陶金喜、小草帽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