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马维驹
面巾纸

抽出一张,它会备好下一张
不用计数,它自心中有数
我们早知,最后一抽将是一张空嘴巴
表达的歉意

天下父母对于儿女的抽取
从不计数。待到他们无能为力时
也会把一串抱歉,写在
颤抖的唇上
 

心脏一样的叶子
 
我们眼中的树,最醒目的部分是叶子
桐树的像巴掌
柳树的像眉毛
松树的像胡须
而杨树的叶子,极像一颗颗心脏

我把树比作人,比作自己
喜欢在自己身上找到叶子的兄弟姐妹
见到巴掌形、眉毛形、胡须形的,有时
摘下来一片,放在对应部位比对一下

唯独见到心形的叶子,有些不忍下手
担心损了心脏的树,立刻
死给我看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20 08:13,荐稿编辑:七丫头)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