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街

沈默
我想骂街,可我是个文明人
街其实,并没有招惹我,这条
开肠破肚好几回的街道
每换一任市长,都要流血
下水道硬着头皮,从街下穿过
老人和儿童想要从上面穿过
必须得紧贴墙跟,黄花鱼
一样小心翼翼溜边
街道痛是痛过几次,但还能挺住
挺不住是路口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
在春节来临之前,拽着一个西装革履
腆着肚子的老板,争得面红耳赤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22 10:27,荐稿编辑:七丫头、嘶沙、楚木)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