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境

蓝星儿
死去多时。膨胀
寅时的水流入身体
涂黑一个世纪该多么容易
弯曲成为一种流向。箭在弦上
一再放低,低到足下
和深喉的根须。烦死了——
这雨水的口头禅,戌时的
城墙,垮塌如一场旧疾
而此时,铁锈的气味
足够把一座山峰压倒,足够把
整个夜晚凝滞。绳子高高扬起
陌生又熟悉的音质,似雨
却胜过刀锋,它拔出剑鞘的手
足够分开一幕庞大的日出
就这样吧,无需多言
任凭它铺天盖地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18 19:05,荐稿编辑:小陶)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