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

辽东天赖


铁皮屋顶,啪、啪
啪啪,细小的脚步走动
时不时的,还会有马儿
撒欢奔跑

窗外的车灯闪过
拉长的尾巴里
刻着细密的纹路

那个我没见过的人
走在哪条街上,一直
没有回头
他伞上的时光轻响
滴答,滴答
暮色
滑了下来



暮色的纱,笼去了一半
层层的珠帘又遮去一半
园子里的整个春天
就这样被隐藏起来

我隐藏不了身体里的沙土
只得任凭着冲刷和渗透
不知道,我会被洗净
还是会更加污浊
也不知道,那些已淡忘的颜色
会不会如一畦新韭
在明早
齐刷刷地拱出头来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4-22 10:39,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