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盲点的兴趣

雷文
我的眼睛,怎么努力,都不能将一粒米看透
不能将苹果的弯曲面拉直,它们下落
它们静立,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背着我
就像米粒躺在桌上与木纹说话

会议就在隔壁举行,墙才有了意义
失落的时候,我决心将一颗苹果摔出本质
但却有一块又飞过了我的头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6-4-21 11:29,荐稿编辑:二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