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牛

杨祥军
春暖花开,大鹏的油菜花织就一方世外美景,都市人群蜂拥而至。
拍照留影,欢呼尖叫,嬉戏打闹时,老黄牛从荔枝林慢慢走出来,慢慢走在田埂上。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虽无牧童牛背横笛,老黄牛的出场,照样一下子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牛啊!目光中有的是惊讶、新奇、敬重和感叹。
惊讶于田园美景,再有黄牛作伴,莫非世外桃源?
新奇于在这越来越国际化的大都市,田地里不再耕耘,居然还有牛的出现。
敬重的是牛的形象千百年早深入人心,“勿言牛老行苦迟,我今八十耕犹力。”
“羸羸老牯牛,默默数春秋;田里禾苗壮,一步一点头。”
所有的目光转向老牛,所有的镜头对准老牛。
唯老牛不惊不乍,不慌不忙,穿田埂,走小路,甩着尾巴,慢慢去到对面的山坡。
世人都道阳关好,怎奈阳关也烦人。千百年来,老牛们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忍饥挨饿,耕田耙地,拖物驮柴,除三几文人雅辞颂唱,有多少人会记在心底?如今城市日新月异,老黄牛们早已退隐江湖,偶有出现,勾起人们诸多感叹。
拍照之余,感叹之外,愿老黄牛能常驻人们记忆深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21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