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

白堰塘
雨不停地下。这已是第四天了。所有的焦虑或诅咒,都无济于事。
炊烟,潮湿,蔓延吃力。天空比平时,至少矮了三尺!
屋檐下,锄头镰刀头上,两行残留的汗渍,开始生锈;墙角里,箩筐背篼身上,几朵栖息的阳光,已经发霉……
父亲的肩,空得沉重,他的嗓子似烟熏;母亲的手,闲得难受,她的心,如火燎。
而雨,继续恣意地做着惯性运动:敲打瓦片,敲打地坝,敲打两颗牵肠挂肚的心。
天地一片潮湿。还有,父母昨夜的一场梦,也是潮湿的。
他们梦见潮湿的庄稼地里,杂草丛生……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20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