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封号

白炳安
生活不需要刺猬,因它身上有刺。重复一千次的谬论以正确的结果示人。
长刺的刺猬在小人的暗算里折刺受伤,无法说痛。
从古到今,舞台上演的都是才子佳人欢天喜地的场面,嬉嬉哈哈地端着笑脸迎人的角色,大受欢迎。我礼赞的忠良与正直淹没在中庸的演说里。坐在台下的真理看到台上的荒谬以模特的身份走秀,博得掌声。

此时,一只刺猬闯入完美要求者的圈子,刺破皮肤,引起渗血的尖叫,触怒目光。
我知道刺猬没有圆滑的本事没有忍受的智慧,克服不了针砭时弊的毛病。
在荆棘中行走的我,获得刺猬的封号。
在诗里诗外,我视奸诈为仇,视卑鄙为恶,视阴谋为敌,不屑做阳奉阴违者的朋友,嘴里射出的每一支利箭都击中丑恶的靶心,诗里散发的每一句讽刺都戳到虚伪的嘴脸……..
是谁见此状况,如坐针毡?
是谁以好心者自居,滔滔不绝地说着被刺猬刺中的伤害?
是谁以权力为理由,把刺猬关进笼里,禁止刺猬发声与接触真实的映像?

刺猬生来不是刺人。
遇敌而刺,才是刺猬在日常里坚守的原则。
只有懂刺猬与爱刺猬的人,才会走向刺猬,善待刺猬。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19 07:23,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