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雪蝶

戴永成
一只只雪蝶,舞蹈春天。洁白的羽毛,像从天堂归来的天鹅,飘逸着北方的春。
雪落无声。蝶舞有韵。蝶唇亲吻柳芽,雪水润泽种子。
雪蝶,飞翔了一冬的翅膀:一只收藏着梅花的火焰,一只收藏着桃花的露珠。
一双眸子,目睹着疼痛的村庄。一双柔手,抚摸着春寒的野草。

雪蝶懂得,冬天是雪蝶的温床,春天是雪蝶的坟墓。
一只雪蝶。春天里最后一只雪蝶,等待着死亡。
坦然面对死亡,雪蝶知道自己要回归天堂。天堂里的春天,是世上最干净的季节。那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石,一山一水,还有皈依天堂的灵魂,都是干净的与神性的。

一种干净的信仰,洁白着活着的灵魂。一种无求的禅学,沉静着死去的静美。
生,为冬天而舞。死,为春天而眠。
雪蝶,纯净的一生,飘飘洒洒,坦坦荡荡,透透明明,风风火火。
雪蝶,用梅花撰写冬天的火炉,用无语撰写春天的蓬勃。一颗蝶魂,不朽春天。

当雪蝶静静地死在春天里的时候,我用草色的血,为雪蝶写下一首诗的碑文。
我的碑文只有两句话:翩舞,只为春暖花开。离去,只为干净一生。
春天的雪蝶,母性的天空会怀念你,雄性的大地会想念你,草根的灵魂会祭奠你,纸上的春天会鲜活你。雪蝶,春天之魂。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19 17:0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