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京凌
人们都说,瘦比黄花。可据我观察,红花比黄花瘦。
桑丝比红花瘦,比瓜萝更瘦。

瘦。是我几世间隔,淼淼坠入梦境的红颜。
风,依旧在额顶削磨,我愈发浓郁的思愁。
岁月打磨我的骨头,编织我掌心里的络纹。
瘦,如是那花柱上焦萎,即将凋零的花朵。
如是那桐油枯竭的灯芯,飘忽垂危,一线死生。
瘦。等不得一只归燕,剪一朵陌上欲绽欲裂的细蕊。
我,早已是骨感嶙峋,青筋裸露。

天空:遂远。瓦蓝瓦蓝-----
一些烟,或直,或弯。
一些水,若流,若断。
一些歌,若吟,若止。
一些人,若有,若无。
一些石头的内心和我一样:孤独。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4-2214:56,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