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声笑

——听古筝曲《沧海一声笑》

霜扣儿
1
气如长虹,一垄也是一城。
我挺身,就高过了红尘阵营。
我的旗帜可是绸衣,可是绵软之字,可是东山一场雪白,可是西风一声低吟。
——我在,我正在来,我拾尽来时的风云,青蓝的星光贴满我的脸。
我柔弱,仍可手提含糖之果,步步来袭,进入明月清风境地。
我欲伸进明黄的黎明,在精神的枝角上栖身,我以羞红之色,挑下霜露的苍白,我欲咽下脱胎换骨的疼,以身试血,喻示一种性灵纵生,富贵花开,生命重来。

2
别说,我的泪水已浸掉了太多的疆土。我仍可在蹒跚的边缘种下一株来年的青草,那诗化的涅槃谁说不是心气的跨马扬刀?在另一个苦难抬头之际,收回一个新春的怀抱。
日日夜夜随我而生,日日夜夜任我而生。
一念转身,回应苍穹。
在高山,在草原,在滩头,在一只蛾子的翅膀上,任意穿林之风,动水之波,都是我的呐喊。

我喊住你——落月的阴黑,云起的惊悸,凋花的坟场,瓷碎的血光。
我以彻骨之凉,解世间伤骨之烫。
我的韧性来自远古的光芒,那么久长。
我难道还不是你吗?
——美人的金凤,英雄的沧浪!

3
房漏了何妨?雪旧了何妨?
大道仍在,推一推鸦啼,就见到了新日。新日的日期刻我的名字,新日一升起来,我的另一颗心就存在。
我存在,我是风雷电,我是爱。

4
但将眉头展开,看一看天外。
莲朵如云,沙石不埋。
借一把清水,给面容一件新衣,纵横悲喜,相约有期。
停何停?辉至,花开,妙曲拈指而来。
站何站,月现,船行,涛涛如甜。
迎一个大风,好一个世道乖乖!


(选自《中诗网》微信公众号2016-4-21,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