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王晓鹏
大事记
 
小松鼠守着破旧时光
这个下午,太阳漂浮
落叶追着风,声响细碎
河流收藏冬天的寒冷和温暖
种子光芒,河流闪烁
蝉蛹关住门,推敲词语
万万年前,那些巨大文字
写着笨重诗句,树木高耸
猖狂的绿,恣意抒情
此刻,灾难穿越宇宙
碰撞的音符落满黑白琴键
一场大火,世界重新布局
有些死亡,有些重生
蛇嘶鸣着飞过天空
大海冷却,比坟墓黑暗
树木显现叶、花、裸子或被子
歌谣。小松鼠放大的眸子里
火焰集聚,海水翻滚
一个人,赤身裸体爬上海岸
寻找,另一个自我
 
 
乡亲
 
他们喊我乳名
就像几十年前的样子
他们用劣制的香烟
换我手中的芙蓉王或者软中华
不经意间,“谢谢”滑出嘴唇
他们说“屁!一家人哪有这些客套”
 
他们用糊满泥巴的手拍我肩膀
拉着我坐到路边的石头上
从东家长说到西家短
他们发牢骚的样子很可笑
我喜欢。也喜欢他们空洞洞的叹息
和对远近官员的宽容
他们说“再小的官也是官
你要跟他计较,就是你不对了”
 
他们真诚地说,修路是好事
引水是好事,退耕还林也是好事
只是是歪嘴和尚念歪了经
看病买药太贵,孩子上学太贵
砸锅卖铁,花光了家底供出一个学生
不分配,招聘靠关系,这都不好
 
小学撤了,村里没有了孩子笑声
不好。老人一个个都过世了
年轻人走了,村里人越来越少
没有人,村子就彻彻底底的死了
村子没有了,根就断了
你回来,哭鬼都找不着墓堆了
说到这儿,他们哈哈大笑
笑得咳嗽,哮喘,流泪,用拳头捶我
 
他们大声喊我的乳名
和我大碗大碗地喝酒
许许多多的日子都走远了
这个世界,他们是离我最近的人
我把这块土地唤作故乡
他们生与死,都是我的亲人
 
 
多少年后
 
马尔克斯走了
我就成了陌生的人
这个世界,也是陌生的
 
在一个陌生的小镇
路旁无人问津的野花
是我的孤独
 
“每一个生命都有灵魂
只是,我们怎样唤醒他们”
唤醒他们就唤醒了孤独
 
牛奶加入咖啡,就像
在我的诗歌中加入了孤独
加入孤独的颜色和味道
 
一百年之后,面对行刑队
我会不会说出一朵小花的秘密
会不会说遥远的下午,冰块依然很冷
 
只是,我的嘴唇早已枯萎
孤独依然开放,玫瑰刺
寻找,热的血液和活着的疼
 
 
空杯子
 
突然觉得,我喜欢一只杯子
而不是一杯咖啡
 
我喜欢的不仅仅是一只杯子
而是,一只空着的杯子
 
还好,夏天刚刚开始
我相信,这个发现为时不晚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