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白丽琴
再次写到失眠

夜是潮湿的
我沾着海水一边写字
一边听着潮声
我想我的睡意一定被盗

我是异乡人我没有报警
我被窗外的海浪声蹂躏
但没有写下任何供词
我只能交出凌晨三点失眠的种子
飘在海上

只是这涛声独占了夜空
我如此单薄
像一个人的海
也飘成孤独的海盗者

我的搬运是黑色的方块字
从头开始拆开二百零六块骨头
扔进海里
灵魂才空到极至

没等我开口
白色的床单一点点移动
扬起了帆
在海上飘……
 
 
黑夜,黑夜
 
1

知道你要告诉我,从黑夜走向黎明的步子
是踩着我的窗口,悄悄的传递雨水
一场火焰就此淹没
一场夜里的情话被撕碎,被嘴唇咬出血水
一只飞的蝴蝶,已经飞不出心海
只有我们交出彼此的陈词
献给秋天,我们还可以在清晨接受一场秋雨 

我们都没得及梳妆打扮
没有说出一颗种子的激情
我拧出被淋湿的护栏放你出去
至少我们彼此都是柔软的 ,我们学会穿越
隐身,学会在一棵树上远望
在雨水里收集尘埃,

我们在一夜之间
在我们叫出的的名字里 想到玉米 ,花生,红薯,
在烛光里索取火焰,煮开家乡的河水
我们彼此在自己的海里,翻越  冲击  相互拥抱
直到雨声淹没一场求救,一夜的黑需要粉墨登场

 2

请在我没有结束一场回味之前
在雨水里放出你的小船,和一把油纸伞
我们交换着各自的底片 
江南,白墙青瓦
我的素衣裙 缺了绫罗绸缎,而小桥流水
在我的梦境 缓缓流过,

仿佛这场秋雨
恰逢了我的梦境,我们没有修饰,做作
我们在衣衫的底部打捞潮湿

3

只要我们不在夜里投降
雨水只是屋檐的过客,只会起草一些有关秋天的证词
书写乌云的黑暗,雷声的愤怒
只要在我没有妥协之前,
可以在秋天的果树上挂满 委屈

请给我酝酿一场雨的时间
给我一把刀子,雕刻一块石头,像雄狮
足够威武,足够让这场雨来得更猛烈
 
 
 一只鸟飞过.......
 
时间。比心情显得旧了一些
一只羽毛 冷却了季节


回家的路
是翅膀一次次丈量的距离
第三个拐弯处
一块石头,一个木墩子

小小的名字
一直在鸟的嘴里
暖着 像小时候的一块糖
甜甜的化掉

抬头和低头
鸟飞的姿势
只是一道隐形的弧线
鸟巢里有一种熟悉的声音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