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这么装模作样

王静
这一畦麦田
就在兄长家的围墙边
冬日暖阳里,那绿,亮得耀眼
鸟鸣在头顶
我在麦田
装模作样地拍照
高筒靴不小心就踩翻了岁月的摇篮
将我童年的记忆撒落田间

悬挂秋千的老槐早已不见
我曾洗衣的小溪也被新建的楼房隔断
那些杏树下唱过的童谣呢
兄长鬓边的白发把答案写在了他不再挺拔的腰间

站在这麦田
我无以名状的心迹竟万语千言
灵魂底层的岩浆喷涌不断
刹那,堆积在心室的荒草
都纷乱,枯干
我家乡的泉眼
汹涌起澎湃的诗篇

站在这麦田
我用坚实的脉搏捕捉泥土里
牛粪的呼吸,还有
五十年前那皂角树下的羊角辫
老屋檐的影子清晰可辨
炊烟,却只在梦里见它飘远

站在这麦田
我已经不想只为拍张照片
更不想装模作样将脚下的泥土欺骗
从今天起,捡拾麦穗
让我的诗句变得丰满
让我摇篮里的亲情继续泛滥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