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李桐
末端

从没有一场雨像这场雨 
这样直接 
冷和暖混在一起 
穿黑丝袜,棉袄,雨鞋的人 
一天啊,你经过什么 
什么就成为末端 
(预报说,明天和后天还有不确定的未来) 
一天如此直接。有人打喷嚏 
有人飞奔,国庆第三天 
我收集雨声 
原谅我靠天吃饭的私心吧 
我的欲求只是要获得一点点阳光 
生活的锈,使我每一天变得 
麻木和疼痛 
鱼会死在干裂中 
为了泥土,要从水里被看见 
我是一条受难的鱼 
在干涸的河床上,在有和无之间 
 
 
佐证

而黑夜,正将看着这一切发生 
没有一次真相 
出于感激后的赞美 
更深的真相 
先要把突来的事物看清 
当然一切要避免身体以外的。它接近于 
你背负的形式 
作为一种佐证,要有足够的胆量 
抛却、包容。真正的较量 
在暗夜里进行 
而一切还没结束。正如开始时 
两个耗尽体能的人 
都想回到筛选后的沉淀中 
直到彼此伤痕累累 
直到敞开的心扉再一次紧闭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5-13 21:29,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