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冷铜声
无题

房间杂乱,久不收拾
阳光止于窗玻璃
风很久没吹刮了
楼下的树木睡得很沉。终于见到
一架飞机,像只白蜘蛛,边跑边拉出
一条白线。天空的墙壁,没有清洁工
擦洗,一切都会自行消失
 
 
跳楼事件

一个女孩,小小的身影,有点不真实
她在楼沿上坐着,两腿荡在楼外
楼有二十几层高,我从下面向上看
天地都在转。她起身,站起来,浅色花裙
随风飘动,像一只飞舞的蝴蝶
我看不见她的眼睛,但可以想见她开心时,一定
笑弯如月,清澈如泉
楼下交通拥堵,人群如潮。边上一个人说
活够了可能,人早晚要死,急什么嘛
边上一个人说,多疼呀掉下来,换作我,死也不跳
边上一对情侣戏闹,互相指戳,说,你上去试试,你上去
试试。嘻嘻,哈哈。边上一个人说,要跳就快点,我还有事
那个女孩又坐下来。人群一阵骚动,不像是松了口气
没一会儿,她再次站了起来,身子往前一弯
人群发出轰的一响,像是剧情到了高潮,尘埃就要落定
女孩却又拉直了身子。人群又一声响,像是叹息或失望
之后人群松动,有人陆续离开。突然一声尖叫,不知谁发出的
再看时,女孩从楼顶头冲下坠下来,嘭,落在水泥地上
像是颗哑弹,没爆炸,连个坑也未砸出来
人群向后急撤,又向前冲,但不像是要抢救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5-11 08:06,荐稿编辑:青青河边草、二哥、陶金喜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