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许蓝翔
惊堂木

明镜高悬,多么亮的金字招牌
惊堂木,如老虎豹子般
连续咆哮着
仿佛,这不是身在阳间
它偶尔也会平静下来
吃饱后晒会儿太阳
一脸慈悲相

一块无心之木
可断头,可超度
生活现场,许多人来不及
向亲人说爱,就无端死去
没有比拍案更险恶的动作了
我在大街上行走,甚至半夜梦中
都害怕听见
“呔,堂下之人你可知罪” 
 
 
遗腹子
 
那人喊冤时,声调拉得
有几千年那么长。每年
他要花很长的时间,用来找鼓
还要找,把鼓锤藏起来的老爷

我相信,他是
朝代的遗腹子
我也相信他真有冤屈
要不怎么会,喊破嗓子
额前磕出血来
到死,也没有向爹娘道歉

那个“冤”字,被人
从书本里赶出来
孤零零的,跪在民间
一笔一划
都长满青苔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6-5-12 15:06,荐稿编辑:陶金喜、嘶沙)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