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年
十六年了,我一直把自己看成一堵墙
内外都是困局,外面的阳光不容靠近
里面的洪水,不容踏出
 
我固执地在那面墙头翻上翻下
固执地在头顶长出厚厚的菌盖
没有阳光翻进视野,而里面的灾难和饥荒反复迫使我吃掉自己
一边面壁思过
一边望着墙外的春天故技重施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6-5-9 22:12,荐稿编辑:韩庆成)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