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祁鸿升
风吹海芦苇
 
海风吹过来,
吹过你,
再吹向海芦苇。
 
站在高处的海芦苇,
点了一下头,
接着满滩涂的海芦苇,
跟着点头。
海风说了些什么,
海芦苇应答了些什么?
大海的方言,只有老滩涂能够听懂。
 
我这样想时,
海风晃了一下,
海芦苇也集体跟着晃了一下。
 
 
海风兄弟
 
走进滩涂,
路遇兄弟是必然的事。
 
兄弟形象虚拟,
你只看到兄弟踩着芦荻,
一波一波地扑向前方。
                                                  
他呼一口气,滩涂矮一截,
吸一口气,滩涂高一截。
兄弟是滩涂的肺叶,
让万里海天旋转,然后飞翔。
 
我的海风兄弟,
心肠柔软,心胸阔大。
 
(选自《绿风诗刊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