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生词,但基于历史和现实

——简评刘川《三八节有记》

杨四平
就像兰波的《元音》那样,很多现代诗歌完全是“词生词”式的所谓的“纯诗”写作,形成了一种完全自足但相当封闭的艺术结构。
刘川这首短诗,缘起于“三八节”这个词,由此漫想开来,形成了一种不仅具有形式意味而且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诗歌。
它由日常节庆性的“三八节”,想到了并不遥远的战争政治性的“三八线”,再由这两个不同意义的词,推及弱势群体的妇女们和域外发生的那场与当代中国命运息息相关的战争,最终将思绪收拢起来,聚焦于自身的个体历史以及作为历史创伤还在“发炎”的现实。这些貌似“不和谐”的元素在反思历史和批判现实的总体基调里达成了新的和谐。因此,我们就不能把它目为西方意义上的“纯诗”,而是一种具有批判理性价值的现代汉诗。
这让我想起了木心的一句具有惊醒意义的话:艺术家的乐观主义是糊涂,政客的乐观主义是欺骗,而商人的乐观主义既糊涂又欺骗。我赞赏刘川诗歌写作的悲观主义情调。

三八节有记
■ 刘川

一过三八节
我就想起
三八线

硝烟息去
好久了
三八线多么平静

但一想到三八线战场遗址
我就想起
好多正过三八节的妇女

比如,我妈
她被结扎
腹部的一道刀疤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6-5-8  17:41)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