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诗歌创新

村风原野
现在“创新”二字已成了人们口头上的常用词,诗歌也不例外,但是怎么创新?却成了困扰广大诗作者最头疼的问题。是的,创新是必须的,再不创新,莫说中国诗歌不会有出息,就是世界诗歌也最终逃不出被时代抛弃和嘲弄的命运,只是不同的是,对于诗歌创新,国内诗作者和国外诗作者走向了两个极端,国外普遍偏重于诗的内在能量和气质,而国内却更偏重于外在的形式和花样,当然,外国诗作者也有人专注于外在形式的诗写,但我说的是“偏重”,例如哲理诗几乎就是国外诗作者的标配,而中国的诗作者呢,你看,从朦胧诗到下半身诗再到口语式的垃圾诗,何不都是在做表面文章,形式重于内容,说白了,其最终目的就是想吸人眼球,哗众取宠,以争得话语权;现在看来,这些都失败了,虽然哲理诗在国外有些国家还算存活得不错,但至少在我们中国是不大怎么受欢迎的,因为没味道也没什么美感,这主要是文化差异,再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更注重诗的韵律美和生活气息以及浓烈的人情味,其实这是相当好的基础,可惜我们到如今似乎都还没有清醒和悟透过来,也就是说,中国诗歌只要内质和外形结合起来,说白了就是萃取我们传统文化的精华,再学习和吸呐外国哲理诗的骨髓,我想,这样创新出来的诗歌,肯定会震惊世界,让世界诗坛刮目,但这种创新确实是很难的,不是做不到,而是一时还找不到嵌入的角度和方向,这样的问题和尝试我已经历了大半年,但还是不尽如人意,所以我想在这方面是不是需要大家来共同努力,都说人多主意多力量大,越探讨越明白就越趋近真理,因为这种创新,既需要理论创新,也需要实践创新,故远非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总以为,这种创新精神,一定要有一大批站得高看得远,既要有博大的全局胸怀,又要具有世界眼光,因为,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我想,如果中国能够出现这样的创新,那“大诗意”的时代就真的到来了,中国诗歌的春天也真正来到了我们的眼前,一个国家,唯有“大诗意”的襟怀,才能走向世界,也才能受到世界的欢迎和青睐,这是本人的个人追 求和尝试,也可算是探索吧!现在来和各位诗友切磋切磋诗艺,如若承蒙指点,不胜感谢!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6-5-9 10:43)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