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的眼泪留不住萧红(外二章)

王国良
那天去故居看你,向导姓张,是你近亲的女儿,据说她的脸严重模仿了你。
面对你的塑像,近在咫尺的她仿佛就是遥远的你,而她恰好风华正茂。
     
呼兰河还在静静的流淌,像一段泛黄的回忆,多少以往都在浪花里沉浮,
重复你讲述的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演野台子戏的故事。
东二道街上的大泥坑已被填埋,生活像春笋拔节,
摩天大楼里住进了你笔下小团圆媳妇、冯歪嘴子、有二伯的亲戚或后裔,
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张廼莹 ,书柜是否收藏了一条河流。
      
你的才华让东北一个小镇名扬中外,用爱为故乡立传,用死为恨解脱。
你在命运的河流徘徊,找不到希望的渡口,31岁怒放的芦花,竟凋落成瓣瓣咳血。
天妒英才 还是命运多桀,让春天不敢盛开。

其实,你不仅输给了时代,输给了几个男人,也输给了自己。
性格往往是幸福的开端,也是不幸的影子。
连小草都熬过了严冬,你却在早春离去。
你的河流一直在怀念中流泪,有时冲决大堤,淹没了铁路,可还是没能留住你。


潮湿的四月

诺敏河,撕开严冬的封条,与两岸的林涛诉说一路思念,
冰凌花,举起芬芳的太阳,给种植绿荫的老茧颁发第一枚勋章。
     
四月,潮湿漫过山峦的眼眶,大地带领所有的儿女庆祝新生,
达子香 白桦 红柳 以风的姿势起舞,接受彩蝶和云雀的体贴。
      
细鳞鱼游进稻田,耕耘水底蓝天,翻涌粼粼金波,为禾苗铺开阳光的温床。
梅花鹿用蘸满草香的蹄音,敲响青山,向啄木鸟传递爬上山顶的花季。
     
那座抗联烈士墓,灌溉了清明的泪雨。参天松柏,护佑英灵,追溯永恒。
新崛起的农民新村,告别泥草,高楼与青山比肩,明窗含婆娑树影。
      
与故乡告别,父母湿漉漉的叮嘱有些沉重,——大山的儿子就要背得动大山。
打工路上,我再一次回首,在故乡的天空,拍下一只翱翔的鹰。


阳光从金达莱花蕊路过

来自延边的血脉,在第二故乡绽放,讲述的还是远方的故事。
阳光,从花蕊经过,漂起蝴蝶与蜜蜂的热吻。
那对朝鲜族老人,还说着族语。
倾听,便是微笑,把思念播进房前屋后。花朵就是故乡。
      
唱着舞着,敲起古老的腰鼓,让楼区打开门窗的耳朵,金达莱是唯一能听懂的歌词。
此时,那些花瓣已被歌声打湿,初春的北方啊,怀旧百炼成金。

跟随儿子的脚印,从故土来到他乡,
怀里抱来一坛鸭绿江水腌制的泡菜,
只给春天品尝,就一杯老酒,咀嚼袅袅香魂……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5-11  20:56,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