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寡妇

在线灵童
地板很干净,
可以想象,她花了不少时间。我们和她丈夫一同进屋。
她住在顶楼,顶楼采用叠层式设计,
也就是说,如果丈夫不回来,她一个人住两层。
我们在回来前,她丈夫千叮嘱万吩咐,要求我们一定不要把外面有女人的事泄漏。
她是丈夫的第二任,她本是丈夫第一任妻子的伴娘;
但他却先把她拉进洞房。
在前进的路上,她始终咬着他不放,结果他被迫与第一任离婚,与她结合。
很快到了中午,她说午餐吃面包当午饭。
可以想象,一个迫不得已的习惯,总是趋向于简单。
为此也可推算出她丈夫回家的时间。
与我们同行的朋友,偷偷地对我们说:“做他的女人,难熬”。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6-5-1214:4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