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朵朵开

浮山雨
村口,两棵古槐,好似我的父亲母亲,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穿过风霜雪雨的日月厚墙,它们的眸子,又一度撑开起婆娑起舞的绿伞。

到麦黄时节,一串串倒挂的“雪球”,铺展在两棵古槐上。
纯朴浪漫,热情洋溢,一如纯白的火焰,点燃起故乡的原野。
槐花朵朵开。一片纯净银白的喜悦,一片芬芳灿烂的心绪,蔓延田野的上空;
直把一缕缕香甜的气味,铺天盖地着,播放于村庄的每个角落。

于长竿上,折弯一根铁丝的琴拨,开心着,弹奏起槐树的乐弦。
童声的欢呼,儿时的笑靥,飞跨枝头,于幸福的绿叶里,吮吸槐花的香甜。
一筐槐花一筐诱惑,和着米面,一锅香甜,腾起了一屋的轻烟。
掀开五月的门帘,蜜蜂精神抖擞着钻进老屋;蝴蝶不甘于落后,也舞蹈于窗前。

微风抱了抱槐树,慢慢飘下来一片片晶莹的槐树花。
忽一阵喧哗,一群鸡,飞到槐树下,争啄那些不会融化的“雪”。
那时刻,如同过年,贴心温暖。
记忆如花,在我心里,慢慢,慢慢飘飞……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5-1210:25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