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渡

多梦的江南
春天一喊渡,草木沿原路上岸。
纸上的桃花,被鸟儿唤醒。

那个落第的书生,一敲门,就让缘分撞了一下腰。
唐诗中的姑娘,嫣然一笑,随一朵桃花走失。
柴门紧闭,守口如瓶,不肯说出故事的结局。

春天是个纤弱的女子,每逢花开花落,都会生一场病。
渡口的夕阳,血一样通红,像无法痊愈的暗伤。
挑拣一些繁体字,研磨成墨,开一张七言绝句的药方。

一首诗打湿后,再也无法烘干,平仄中蕴含着水音。
烟波苍茫,人面杳然,往事在现实与历史间摆渡。
涟漪是时光的皱纹,一圈一圈荡进岁月的长河。

桃花在老地方,开了谢,谢了开,再也开不出当初的模样。
一个典故,在线装书中打坐了千百年,任凭东风一次次剃度。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5-1107:04,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