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只是记忆的蝴蝶

周塬
结束大过开始。许多,无止境。最后一丝气力,月缺只瞬间,结束变得远漫。
时光的键,没一朵含苞欲放。洁白的欢歌,黑色悲怆,圆满总败给海浪锋利的芒。

极致到虚无,难以拥抱的真实。每只蝴蝶都化作星星,它阻止我更近一程。
善良微笑,感伤清冷。谁在唱:“当你老了,双鬓斑白,睡意沉沉......”?

展开双臂,跃向群星,让每次哀伤都留下飞翔的高度。

我们打开的太多,海潮随月亮一再退却。行程越发短暂,宽的苍茫,深邃的厚,高处的刻度,让坚固的年轮失去了外延。
还有更简约的静吗?涌动的凉,一芰荷贴湖面而来。还是荡开木舟,归蓝淼处,让无边惆怅,瘦若一苇。

没有更完美的结局,谁会“爱你苍老的皱纹”。断章再无意境,爱情的描摹遭临难以逾越的沟壑,轻诉会让你离开。
听那穹庐的吟唱,群星献诗的时候,不为流星依然肃穆,你就会懂得极致是生命的琴键留下无法复制的回响。

蓝色的月光下,断了弦索的琴板间,众蝶匍伏,你只一声轻咳,倏然便飞满琼楼玉宇。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5-909:30,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