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你是我永远的牵挂

春意阑珊
金秋十月。母亲,我生命的蓓蕾,在你幸福而痛苦的尖叫声中嫣然绽放。
您圣洁的爱,轻抚我娇弱的身子,就像乳白色的月光,亲吻光滑宁静的海面。
母亲,我是一尾小鱼,一直遨游在你爱的海洋。

1982年。青黄不接的季节。父亲背负着全村人的希望与梦想,走进大学的殿堂。
您灿烂的笑脸上,却掠过一丝不安。

多少日子,你就像一只警觉而勇猛的老鹰,为巢中那五只雏鹰,艰难地觅食,御敌。
寒暑易节,您起早贪黑,风雨无阻。
母亲,你的美丽,就像一朵野百合,在风雨中迅速凋谢,我却无能为力。

黑色七月。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您的五个孩子也相继考上了重点大学。可正当您将我们一个个放飞时,父亲却嫌您没文化。他踩着您的心,走进另一个女人的家。
我糊涂的父亲啊,您的光辉形象,在我们心中轰然倒塌。
我可怜的母亲啊,我的心和您一样疼痛,流血……

后来,父亲醒悟,向您忏悔。
可五年了,你不依不饶,始终不肯原谅父亲。无奈,父亲只好扔下您,远走天涯。
您独自一人,守着一栋老屋、两亩三分地,和百亩林子,艰难度日。
母亲,我真想代替小黑(一只小猫的名字),陪你度过那孤独而凄冷的漫漫长夜。

年关。外出打工的村民,像黄昏时的蜜蜂,纷纷回巢。可是三年了,母亲,您望断天涯,父亲和弟妹也不曾回家。他们想回来接您进城,您又不去。
您说,我必须守住老屋,守住田地,守住山林,守住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切。
即便有一天,朝代变了,孩子们落难了,也有个归宿,也不会挨饿。

母亲啊,生活越来越好,我们不会落难,请你扔掉那个空巢和那两亩三分地,跟我走吧!
我离您最近。请相信,我一根粉笔,也能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母亲,我想代替小黑,静静地躺在您的身旁,享受您的爱抚,聆听您的倾诉。

母亲节。今夜,我特别想您,母亲。可母亲节,我没有假,不能回家。
此刻,在空荡荡的鸟巢中,在黑漆漆的茅屋里,母亲,您睡了吗?
在群星摇曳的夜空下,在华灯璀璨、人海如潮的都市里,母亲,我还没睡。
我还站在窗台凝望星空,泪流满面地遥想您的牵挂……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5-5-807:23,荐稿编辑:康京凌)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