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三章

雷洋
编者按:雷洋的三篇作品系以春稗笔名发表于“三德子哥”微信公众号(ID:Sanderzige),“书房记”今日经授权转发。
这三篇作品,第一篇是散文诗,后两篇介入散文和散文诗之间,也可称作诗性散文。为不打散编排,本刊统称为散文诗三章发出。
“三德子哥”微信发布雷洋作品时,附有作者简介:“春稗,人大毕业,政府智囊,少时憎恶作文尤甚,初中时嗑了语文老师的药,竟成一名走心的文字爱好者,曾自撰无人知晓的《梦绿原》习作集,喜写琐碎小事,记些微感怀。”
书房记转发时评论说:数月前他的自我介绍仍历历在目,转眼之间,竟成了墓志铭。
 

三周前,雷洋女儿出生,他的微信头像换成了小手牵大手
 
 
因为爱情
 
情窦初开时,草木未醒,冰雪未惊。
我执一行清浅的文字,见一额青春的你。
锦心绣口,不能赞一辞;秀外惠中,胜西子三分。唇轻抿,眸微明,羞怯如我,笑而不语,我的心弦,早已杂乱。
黄卷青灯,苦心孤诣,我为你酌诗一首,平仄全无,粘对全失。
偶雨素雪,循堤岸破碎的脚印,我轻衣薄衫,怀抱向晚未成的诗句,期盼无伞的你。
昨夜有雨愁见长,桃花失色,玉兰流香,我折一只思念的蝶,想你,在散落的梨花丛里,在霡霂沾湿的春泥中。
荷浦初成,菡萏似焰,莲蓬如灯,我将一楫小舟向深处摇,寻你,在露珠悬悬的花香里,在桂桨轻拨的绿水中。
你自宋词的婉约中款款走来,我涉一江摇曳的碧水来接。
那一年,风正轻,云正淡,我们正值少年。
 
 
故乡的雨
 
喜欢漫步于故乡的烟雨中。
若是这雨不成气候,只是似牛毛一般飘然而坠,那么雨伞便多少显得赘余。让细雨沙沙掠过自己的脸庞,带来一丝轻灵的快感,不能不说是一番写意的风景。在三月的暮春里,江南的雨总是雾气朦胧,弄得氤氲一片。虽则漫天不到遍布阴霾的境地,却也无法给你一碧如洗的明镜之感。这雨便像帡幪一样将我们隔绝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
既是春雨,你一定会诧异于为何不能寻得韦庄所绘的“春水碧如天,画船听雨眠”的情形。在我的记忆中,我只是感觉到檐溜在不停地叮叮咚咚,居然把檐下的泥土滴出了一排深深的水窝。我想,也许没有谁会对江南细雨斜飞的那种意境持不悦的情怀。“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写的便是这种无可言喻又臻至妙绝的美景。
若是雨水大得厉害,便撑起一把小伞,没有古人的绿蓑笠,没有朴素的油纸伞,只能看顺着伞脊梁汇集成股的流水畅然下淌。打着雨伞的人,在雨中徐徐移动,如一簇簇的蘑菇,红的,绿的,白的,蓝的,时而聚拢,时而散开。那些始料不及,没有带上雨伞的人,只能掩着头,拼命地往街头巷尾的小商铺里扎进去,脚履之处,溅起的雨花迎面地扑过来。一切的行动皆随着雨水的节奏进行着。
若是在乡下,则又是另一番情趣了。正在田间插秧的庄稼人要是突然赶上了一场大雨,他们便疾步回家,戴好蓝蓑黛笠,又回到农田里忙活起来。身影在水田中一步一寸地向后挪动着,双手既已从一大堆禾苗里分出了两三根,便把它们插入泥巴之中。
雨滴在农田的水面之上,溅起水泡层层地出现而后又消失去。这时的雨声如一曲欢快的劳动战歌,指挥他们在田间倏然地劳动着,又毫无倦乏之感。等到雨停之际,水田也就如画板一样被涂成了绿油油的一大片。这是一幅多么意趣盎然的劳动图啊,即使在雨中,人们依然欢笑快乐地劳动着。
雨水,这大自然间的尤物,不知为何如此般的轻灵快语,翩翩纷飞,让人油然而生喜悦之情。“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一个具有常人情怀的人都应该是乐于水的,不是闻一多先生诗中“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的“死水”,而是这活蹦乱跳轻盈多姿的,不断眨眼向你耍俏皮的雨水。
来到北方多年,让我许久不曾见得一面江南的雨,家乡的雨,更不消说沐浴在那缱绻如梦的细雨中。多少次梦回故里,多少次梦降甘霖,醒过来后,总都是慨叹路遥不得归,慨叹京都难见雨。多想顷刻之间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故里,再次倾情地缠绵于那闻之赏心、见之悦目,意出尘外而又幻化无方的江南雨景里,无论大的,小的,粗的,细的。
 
 
春日小记
 
忽见楼下枝叶渐发,是春色徐来矣。天转暖,日增长。倦怠略减,睡意尽失。余自返京,已有月余,犹念去岁种种,难以忘怀。悲喜参半,起伏无定,人生之事,如此而已。有云,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生于世间,经生老病死,历夫妻儿孙,如草木仅一轮。每想及此,直叹人不如草木也。
草木所以能轮回者,冬藏春出,避寒就煦,循规蹈矩,年复一年,此人所不能也。而人生天地之间,如箭在弦上,发乎动,而止乎静,曾不能以一瞬。所幸人生有寥寥乐趣,比及草木之平淡,足矣。
近日眠中,多梦还乡,犹轩开风入,不能自已。京城浮沉,将近十载,已不得春归故里久矣。不复相见故乡之花开花谢,山头枇杷亦空挂空落。家中长辈,相见甚少,天伦之乐,俨然奢侈至极。
每相见,则隔一岁,银发如针,有刺心之痛。儿时同伴,手足兄弟,亦是天涯之远,鲜有聚。唯塘中鱼虾应当独乐,舍我之垂钓,无性命之虞矣。所谓背井离乡,是言我也。尝思忖,独罪中国地域之广博欤?
家兄有女,名梓蓝,初见尚襁褓,复见则行走畅快,言语通达,亦顽亦慧,酷似我兄。见兄嫂之劳累,便思父母之不易。又有云,儿女成,则父母衰矣。今再读之,不觉戚戚然。然人不能违天意,所能为者,唯有惜时守情,尽儿之本分耳。
叙此,不觉心驰神往,情景尽浮现矣。父沽酒而歌唱,母愠颜而责骂,此乃家中之温情;三月檐雨寒,杏白桃花红,此乃故乡之春色。顿觉虚度光阴,辜负山河,遂拟月余之后,趁四、五月韶华,从故里一行,活抓一条春光大尾巴。因此一记。
 
(转自“书房记”2016-05-15 10:39)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上一篇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