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金刚经

白象小鱼
读经如筑塔。不惑年后
内心已有平静空旷之地,可盛妆木鱼声声

俗世辽阔,格格不入的身影越来越小
小的只剩下尖叫声,落在中年的磨刀石上,孤独的越发锋利

将自己擒入寺中。孤独的刀,适合切菜和写诗
切菜以养肉身,写诗以供灵魂,各安天命

在满卷经书中,将佛号摁住
就是摁住十里春风中,桃花的吐气如兰

今夜菩提树下,不谈江州司马,不抽烟,不喧哗
只听喉咙深处的佛塔,坐镇夜凉如水

网站主页本刊主页回目录